心中有爱
交易不败

那些年走过的交易之路(1):走入投机

上篇文章跟大家聊了聊交易者的层级,希望给大家建立一个交易世界的全局观,明白自己当下处在何层级,下个层级的路又在何方。

本篇开始我会继续写一个系列文章,来跟大家聊聊那些年我自己走过的交易之路,仅作为一个样本,供有缘者参考借鉴。

我是哈工大的毕业生,工学硕士,当初选择哈工大,就是因为太喜欢她的校训了:规格严格、功夫到家。这和我自己从小到大的人生信条实在是太契合了。

哈工大研究生毕业后,我进入了中国航天,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航天人。所以当年微信刚出来时,我取个昵称叫船长,其实和轮船没啥关系,而是开飞船的船长,梦想着有一天能驾驶着自己研发的飞船,逍遥天地间。

那个时期的自己,年轻、热血、充满干劲,每天7点到单位,基本每晚都是后半夜才回家,现在很有争议的996,对标我们这一代航天人,真的是“福报”,我们那会,至少也是个7 12 6,但收入比互联网大厂低多了。

人家老美干了十年的项目,我们立下军令状,从立项、审批、研发、试验、总装总测、联调联试,到合格交付,一年搞定。清楚地记得,那年的大年三十,大家可能陪着家人在欢度春节,我们一帮平均年龄不到30的年轻人,在新疆无人区每人一碗泡面庆贺试验成功。

那几年,真正领略过祖国的「大好河山」,体验过漠河零下40多度的极寒,背个氧气瓶上过新疆5000多米的大雪山,走过无人区,进过沙漠……只为了一个「满足装备全天候作战的项目指标」。

得益于那会那么拼命的自己,加运气,工作才半年,我就成为了主管设计师,2年后,破格提拔为副主任设计师,3年后作为课题负责人承担国家「十二五」项目无人装备专研课题的研发,课题组共25人,6位博士,1位博士后,剩下的也都是清华、交大、北航、西工大等清一色985高校的硕士。

但慢慢地,我发现很多东西变了,原来并肩作战的同事,背地里开始多了很多小动作,各路领导找你聊天,明里暗里都是让你站队,白天开不完的会,晚上应酬不完的酒局。突然感觉好累好累,每天踏进单位的大门,就开始一股莫名的烦躁。

这个阶段,我很迷茫。于是乎,我开始更多的精力关注股市,是一种逃避,也是一种注意力的转移。

其实股市我在大二时就已经开始投资了,而且很幸运,我在股市上几乎没走什么弯路,因为股市的确定性最好找

我一贯的思维逻辑,就是在不确定性中,通过相对性思维,寻找确定性的切入点。所以,我参加航天工作才半年就能得心应手,很大程度上也是取决于我这种思维逻辑。

因为航天研发面对的环境是外太空,有太多的未知,太多的不确定性,那如何保障我们研发的装备在这样的环境中具备更高的可靠性和安全性?

核心就是要在这种绝对的不确定性中寻找到那个相对的确定性,从而最大程度上保障我们设计的可靠性和安全性。

相对来说,股市的确定性太好找了,一个最基本的逻辑假设就搞定了,就是无条件相信咱们国家的国运。只要国运在,股市长期来看就是永远向上,这个就是确定性。如果国运都不在了,那做任何事都无任何意义。

A股历史可能还比较短,美股就是最好的例子,股神巴菲特也曾坦言,如果自己不是出生在美国,如果时间节点不是在美国蓬勃发展的大时代里,那他自己也绝对成就不了目前的成绩。

时代造英雄,而非英雄造时代。而我们国家,我们这代人,正好也是幸运地处在这样的大时代里了。所以,这个确定性就有了。

但,这个确定性是建立在「长期」的基础上的,所以这个逻辑就决定了必须拿的住,不能被短期的涨跌所影响。

标的的选择分了两个阶段,前期就是蓝筹股和白马股,因为他们基本代表了我国的经济,后期就干脆全换成了股指。

标的更换的逻辑就是,个股会暴雷,即使这家公司再优秀,比如乐视,但股指的编制规则决定了它自带「优胜劣汰」的功能,所以它具备「长生不老」和「长期向上」两大确定性。

同时,我们的交易体系必须要能匹配自己的欲望,我在股市上,只想赚国家经济增长的钱,不想去赚博弈的钱,所以我对短期的涨涨跌跌根本不看。

交易体系和自己欲望匹配与否,也决定了知行合一是否能长期贯彻下去。

加上毕业后的工作性质,确实也没多少时间来关注它,所以也确定了必然是长线持仓。

所以,你看,当所有逻辑都自洽和闭环时,在股市的投资上,我的体系就变得超级简单,标的就是股指,然后忽视短期波动,长线持仓,通过估值这个工具做下最简单的择时和动平衡,最后再加上仓位管理。

对,框架上就这么简单。完全基于股市的确定性,加上把自己的欲望平衡好,心、眼、手、欲,四者合一

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体系,让我在股市上从来没亏过钱,而且平均年化接近20%。

所以,我一直称股市投资在我的资产配置中,是属于无风险收益。很多人不理解,炒股还能是无风险?

对,因为这个无风险来源于股市的确定性原理,同时满足投资属性和时间属性(详见《「五笔钱」,轻松驾驭资产匹配》),再加上我能一以贯之地去执行。

炒股为什么会亏钱?主要就两个原因:

1、没找到股市的确定性,把这个市场纯当投机博弈市场,那难度就是几何倍的增长,同时还瞎操作,两者叠加,结局就注定了;

2、能力和欲望不匹配,什么钱都想去赚,既想赚估值变化的钱,又想赚企业经济增长的钱,既想赚高抛低吸的钱,又想赚长期持有的钱。结果就是什么钱都赚不到。

所以,在这个迷茫的阶段,我把更多的精力又放回到股市上了,同时也想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因为之前我的世界里几乎只有航天工作。

所以,我开始很频繁地参加哈工大校友会的各种活动,因为这是一个精英的圈子,牛人大咖实在太多。

在这里,我认识了很多的朋友,哥们,而且让我很舒服的是,彼此的关系和交流很纯粹,感觉就像回到了学生时代。

后来校友会里有几位师兄成立了一只基金,专注于商业航天和无人装备的天使投资,因为哈工大出去的学生有太多从事在这个领域,在这个领域具备绝对的优势。

几位师兄极力邀请我以技术专家的身份加入,我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还是同意了。相比当时体制内的迷茫,做天使投资基金对我的吸引力更大,而且这只基金专注的领域确实也是我的强项。所以,我离开了体制内,离开了我曾奉献了全部身心的航天事业。我以技术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了这只基金。

后面的路,走的是比较坎坷的。一级市场的风险投资,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和简单。不仅仅涉及到项目本身的优劣,还涉及到创始团队的各种问题,市场的机遇、资源的调度和各种偶然性。

而我作为技术合伙人,能解决的也仅仅只是项目本身的优劣和创始团队本身的技术能力和水平评估这两个方面而已,剩下的都不是我的强项,我也帮不上忙。

仅仅两年时间,我们这只基金就面临急需转型的问题。

很戏剧性的是,最后转型的结果是,这只尚有2亿规模的基金,全部投入二级市场,也就是股市,然后让我来当操盘手。原因是,我的交易理念、交易体系和历史成绩,让几位师兄觉得这样做,可行。

当然,这是一个非常不成熟的决定,但当时的我,也许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竟然没有任何的恐惧和担心,只有对师兄们这份信任的感动,就这么赶鸭子上架了,成为了一名正儿八经的操盘手。

事后看,我确实也没辜负几位师兄的信任,做的还不错。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交易变得非常无聊,因为我股市的交易体系决定了我需要在上面花费的精力是非常少的。

所以,闲不住的我,在这段时间里,参与了很多新奇的玩意,比如:参与过多个众筹项目,探究过身心灵课,投过资金盘,玩过虚拟货币,研究过外汇、期货和期权,后来开始写公众号,也带过徒弟。

空虚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事就是在北京中关村的创业大街,坐在3W咖啡或车库咖啡里,和各路创业者和投资人侃大山,看路演。我太喜欢这个群体了,因为他们是最具奋斗精神的一批人,为了梦想,充满激情,敢于挑战。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当年我在航天事业上全身心奋斗的影子。

最终,我选定了外汇和期货这两个投机博弈市场作为接下来的主战场,这两个都是带杠杆的纯博弈市场。

投资和投机,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投资市场是很无聊的,但投机市场,却其乐无穷。我在投资市场赚的是确定性的国家经济增长的钱,但在投机博弈市场,赚的每分钱都是别人亏掉的。这个过程,就像毛主席说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在我做好股市投资的同时,期货和外汇的投机交易,成为了我人生中最大的乐趣之一。

股市的确定性是很好找的,我几乎没走什么弯路,但期货和外汇这两个纯投机博弈市场,一来因为是纯博弈市场,加上杠杆,交易难度成几何倍增加,二来它的确定性更难找,所以,我也走了一段百抓扰心的血泪史。

OK,这篇就先写到这里吧,交代了一下我是如何走上投机交易这条路的。那这条路具体是怎么走的,遇到了哪些问题,如何破局的,咱们后文继续聊。

我是逍遥船长谢觉乐,心中有爱,交易不败!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外汇投资研习社 » 那些年走过的交易之路(1):走入投机
分享到: 更多 (0)

心中有爱,交易不败

更多精彩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