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爱
交易不败

那些年走过的交易之路(2):术的轮回

上文,交代了下我是如何走上投机之路的。咱们接着聊那些年我走过的交易之路。

在外汇和期货的投机之路上,我并没有经历交易者的第一层级,而是从第二层级开始的。

那时,我深刻地理解投机市场远比股票市场要难得多,但从小到大,我都对自己的学习力有着无比的自信。学生时代,越难的题越让我兴奋;航天工作时,越有挑战性的项目越让我兴奋;如今,越难的交易市场,越挑起了我的兴奋性和挑战欲。

我先在网上搜索,把能买到的和交易相关的书都下单买了回来,然后检索了很多交易者的论坛,还有公众号。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嘛。

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就是在看书、逛论坛、看公众号、做笔记中度过的。这个过程,让我对期货和外汇投机交易大概的脉络、派系、手法等有了初步的理解。

我知道这个过程和时间是没法省的,也是我一贯的做法。就像我玩游戏前,每次都会先把游戏规则,各个职业的特征、技能等都熟悉后,才会去真正地玩游戏,这样做上手会很快。

这个阶段走完后,下个阶段,我就开启了付费学习。

在我的理念中,知识付费,是这世上花的最值的钱。因为知识付费,买到的不仅仅只是知识,更多的是宝贵的经验,以及这些经验背后需要付出的思考、实践,以及最宝贵的时间。

通过一定的筛选,我先后大概报了七八位老师的课,其中便宜的2000多元,贵的4万多点。内容上有讲波浪理论的,有讲缠论的,有讲各种指标系统的,有讲价格行为的,有讲量价时空的,等等。

我一个课程一个课程地学,每个课程都是先学习好几遍,认真做学习笔记,及时问问题,确保自己都听懂了,和老师没有认知上的偏差了,然后复盘验证,接着实盘验证,最后总结它的优缺点,做成思维导图。

这个过程的工作量真的是很大的,尤其是复盘阶段,但我却乐此不疲,跟打了鸡血似的,每天过的都很充实。

但学多了之后,看着盘面,总能有交易系统套的上,也就是说,看盘时感觉遍地都是交易机会。但自己的交易账户,表现却很差。

好在我的风控意识非常强,所以这个阶段,我主要是通过复盘来摸索和验证,实盘时也是小资金。因为我深刻地知道,投机市场要想取得成绩,不会那么简单的。从一开始,我就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得益于此,我从来没爆过仓。但付出了这么多,学了那么多,努力了那么久,账户的表现却很不理想,对心态上的打击还是很明显的,真的很难受。

所以,我停止了交易,仔细思考问题出在哪。

这个阶段的我,发现学的东西太杂了,什么都懂一点,但懂的都不深

这个阶段的我,也还没能力鉴别所学的到底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

于是乎,我开始逼着自己做减法。但要做减法,到底哪些该留下,哪些该舍弃呢?如果搞不清这个问题,所谓的做减法那还是自欺欺人罢了啊。

这方面,之前学习过程中记的大量的学习笔记和复盘笔记,以及实盘时的交易日记,就派上用场了。我反复地看之前记的这些东西,尤其是复盘笔记和交易日记。

既然我主观上无法鉴别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那就用客观的数据来告诉自己,哪些相对来说是更优的。

然后,我开始拆解学过的所有交易系统,做各环节数据分析和评价,比如进场环节,把之前学到的所有交易系统的进场做数据分析,然后排序。然后做组合优化,再结合自己的偏好,打造成自己的交易系统。

这个过程,真是要了老命了,工作量太大。

当这第一个系统打造完后,我自信满满。

但想的很美好,现实却是残酷的。

实盘时,连亏多一点,内心就开始煎熬。情不自禁就会想,系统哪里还有问题,总觉得各种不满意,各种没底气。

而一旦这个想法冒出来,我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怎么看现在的系统就怎么别扭,而一旦对系统有了怀疑,就很难执行下去了,执行动作会各种变形。

这个阶段,就感觉自己被某种神秘力量盯上了:这次交易机会没敢做,结果走出了很好的行情,下次做了,却马上止损了。然后告诉自己,不能这样,要知行合一,逼着自己接下来每次都要做,结果接下来每次都亏,彻底崩溃。

(其实以现在的认知来看,无非就是这个阶段的行情不配合交易系统罢了,属于「不利期」,应该平常心看待。但那时的我,还没有这样的认知。而一旦认知没建立,行为上就肯定会继续走弯路。)

所以,彻底对交易系统失去了信心,开始想方设法去优化。而系统一旦开始修改,美其名曰「优化」,实际上就是一个新系统了。

哪怕之前有大量数据的支撑,也换不来此时我对它的坚持和信任。

之后,就一直在:系统成型,实盘,觉得不满意,修改系统,实盘,觉得不满意,修改系统……中轮回,我称之为「无限死循环」。

这个阶段,太痛苦了,懂的是越来越多,同时还要不断做减法,这是一个矛盾;每每在自信满满的时候,又开始自我否定,推倒重来,这又是另一个矛盾。

这个阶段的我,很迷茫,又付费参加了几个培训,发现基本是换汤不换药,讲来讲去还是各种指标花样式嵌套,并没有多少的帮助。

然后,我开始参加各种线下交流,期盼着通过和其他交易者面对面的交流,或者聆听大佬的演讲,来解决自己的迷茫。

交流的时候,是兴奋的,但事后,兴奋劲一过,原来怎么迷茫还是怎么迷茫,甚至更迷茫。

我只能再次停止了交易。因为我知道,当我没有方向时,往哪里走都是错的。我只能逼着自己静下心来,告诉自己,不要着急,也不能着急,越急越乱,越急越慢。

我需要冷静地思考问题的症结所在,自己的路在何方。

我的一贯思维是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相对的确定性,但凡能找到一条相对确定性,交易就有了根基。比如上文中提到的我股市的交易体系,再比如之前讲外汇市场人群属性时提到的中长线和短线交易方法。

虽然投机交易市场上的相对确定性确实难找,但我突然发现,我一直在「术」上去着手。

从一开始,方向就错了。

是的,就是因为内心知道投机交易的相对确定性难找,而投机交易中的各种交易策略、交易方法实在太琳琅满目了,太具有诱惑力了,太容易让人沉迷了,所以导致我一直沉醉其中,忘记了自己真正想要寻找的是什么了。

单均线、双均线、均线流、多指标共振、多周期共振、多指标多周期共振、波浪理论、缠论、价格行为、量价时空、谐波交易、德尔塔时空理论,以及各种组合……我通过研究无穷的交易系统,无穷的交易策略,乃至无穷的资金管理策略,试图来驾驭「市场的不确定性」,结果,却迷失在了「术的轮回」中。

在这个阶段,我还找不到投机市场上很强的相对确定性,只找到了一些很弱的确定性,比如市场必然有趋势,比如均线交叉不一定会出趋势,但出了趋势均线必然会交叉,等等。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这些有啥用?不,有大用。

因为,这是我们打造系统的底层逻辑,是信仰的根基。比如,所有的趋势交易系统,它的底层逻辑必然是建立在「市场必然有趋势」这个确定性之上的,否则,趋势交易系统就没有存在的根基。

市场的随机性无处不在,交易系统没有完美的,完美主义要不得,尤其是在暂时找不到很强的相对确定性的前提下,我对行情的掌控能力是极弱的。所以只能做交易系统抓得住的行情,其他统统都要舍弃,大舍大得,不舍不得。

这些是我这次静下心来思考后的结论。

于是,我把之前所有用过的交易系统,通过自上而下的方法都再仔细研究了一遍,基于目前能找到的几个价格层面很弱的确定性逻辑,结合自己对交易工具的偏好,打造了一个新的交易系统。

这个时候,我深刻地明白它不是完美的,它只适合某部分的行情。但我对这个系统的认知,和之前相比,已经是天壤之别。

之后一段时间,无论行情如何,无论盈亏如何,我自始至终都在贯彻这套系统,符合系统的就做,不符合的,统统放弃,不再生起任何想改系统的念头,终于跳出了「术的轮回」

虽然资金曲线还是会起起伏伏,有时回撤还挺大,但大方向上已经开始抬头向上了。

我知道我跨出了关键性的一步,并非是「术」上的升华,而是我两次停下来认真思考后,对交易认知的改变

虽然这些认知上的改变,在局外人看来甚至是不值一提,很空洞的东西,但,作为过来人,能深刻地明白,这就是「我知道」和「我懂了」的差距

所以,为什么我常说:认知不到位,一切都白费。谈认知,的确很空洞,但这是影响交易最重要的东西,这是促使我们的交易发生根本性改变的内在源动力。

走到这里,我算在投机交易上初步站住了脚跟。

这段路程就聊到这里吧,那些年我走过的交易之路下个阶段又是什么,下篇咱们接着聊。

OK,今天就聊到这,我是逍遥船长谢觉乐,心中有爱,交易不败!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外汇投资研习社 » 那些年走过的交易之路(2):术的轮回
分享到: 更多 (0)

心中有爱,交易不败

更多精彩联系我们